徵文比賽結果(公開組) 與及 得獎名單

冠軍

王嘉琳

題目

拾回陽光

冠軍文章

「怎麼你這?頑皮,總要在美術室的檯面上畫公仔,放學後來找我!」

他的眼神滲透著點驚慌,但基於逞強的大男孩心理,他頭也不回、話也不回地轉身走了。

今早我說了這番話,得到一個早在預期中的回應,因為十年前我都看過這一幕一次……

「怎麼妳這?頑皮,總要在檯面上畫老師的樣子,放學後來教員室找我!」

十年前,當時任教中文的班主任樊老師,既生氣又無奈地,如是對我說。 基於反叛期的愛面子心理,我的眼神滲透著點輕佻,嘴角露出半絲傲慢的恥笑,頭也不回、話也不回爽快地鬆鬆膊頭轉身走了。

學校裡的老師,早就標籤了我是個壞學生,淋善的年輕老師都知道別惹我這位訓導老師所排名全校第一的「通緝犯」, 上了年紀的老師都不想跟我這「大壞蛋」糾纏,怕我在他們堂上搗蛋搞事。只有這位上了年紀又不淋善,對教學教人還有心得像年輕人的樊老太,一直對我永不放棄地「通緝」。

其實樊老太的氣場挺可怕的,氣勢挺攝人。樊老師是個典型的頭髮又短又鬈的老太太,每天都拿著個膠筲箕籮來上中文課, 筲箕裡就是要給我們派發的筆記。樊老太的筆記特別多,因她說希望無論貧或富的同學都能擁有一樣的學習資源。 有次我和同學作弄她,趁她上課講白先勇,講得聚精會神眉飛色舞時,把她那個跟煮飯用同款且有點殘舊破爛的筲箕收埋。 她知道我們的惡作劇後,很是生氣,叫我們放學找她。我倒以為樊老太會像其他老師一樣,狠狠罵幾句,再記我缺點了事。 放學後我拿著手冊,打開了記缺點紀錄那頁找她,心裡也早預算她會像播錄音帶一樣罵,罵什麼內容早就預算好, 就是在各老師口中聽過無數次的台詞,所以心靈上早就把耳朵塞起來。但樊老太竟然沒有罵、也沒有記缺點, 只是依依哦哦地連續說了一個小時的大道理,教我好好做人。這次之後,全校我就只對樊老太這位老師又敬又畏,敬她對教育的堅持,畏她對訓話的耐性。

樊老太又有新主題叫我放學找她了,她短短的三句話,竟讓我內心翻騰了一整天,怕又要聽一小時道理,怕又要被她煩住,但放學我還是怯卻地乖乖去找她。

「怎麼你這?喜歡畫檯?我見你每天上課都畫檯?」樊老太竟然沒有絲毫責備,並溫柔地問。

「沒事做,喜歡畫畫便畫,看到每堂的老師,便想把他們的醜態記下。」我一眼都沒望樊老師,面露點不耐煩地回應。

「即是你喜歡畫畫?」樊老太好奇地追問。

「可以這樣說。」我雖然帶點應酬的語調說,其實我真的很喜歡畫畫,所以才每堂上課都畫。

「找到一個人的專長不容易的,既然有這興趣和天分,向這方面發展吧!我想你在美術上用心點專心學習, 將來十年後可能已經有一番成就!」樊老太興奮地說。

「成就?你跟我這樣的人說成就?訓導主任都說我是個阻住地球轉的大壞蛋,全校老師都說我是學校的渣滓, 樊老師你搞清楚自己跟誰在說話嗎?」我把一連串發自內心的疑惑去質問樊老太。

「誰說你是渣滓就一定是渣滓?只要是我的學生,我都可以去教好,就算成績不好,我都要教他們做過有用的人, 至少將來出到社會都不會是渣滓。在我心中,你不是什麼壞蛋,而是個有美術天分的未來人才。」樊老太憤慨地鏗鏘有力說著。

「你也是老師,你不覺得我是個無藥可救的壞蛋嗎?」

「我就是個老師,其他老師怎樣看你,我為何要跟隨?你當然不是壞蛋,我都說我欣賞你畫的老師公仔, 很能捕捉到每個老師的神態啊!畫得很好呀!只是檯是學校的物件,畫在檯上是不對的,所以今天叫你留下, 就是要罰你親手清潔檯面,讓你知道自己真的不對,我只對事不對人,畫檯的事你還不算訓導主任標籤的大壞蛋。」 這些話倒是我四年中學生涯第一次聽的,好一句為何要跟隨其他人一樣標籤我,這刻我仿佛看到一道屬於破曉、 象徵新希望和新開始的破曉、一道微微發白的曙光,從她的頭頂上散發出來。

「上次收埋你的筲箕,也不算壞?其實……我…我只是逞強,影響了你上課,真的對…對不起。」我既害羞又慚愧地說著。

「你這樣說,證明你是個孺子可教,你絕對不是壞蛋和渣滓,我說你十年後會因為畫畫出人頭地的,你就要信! 樊老師教出來的都沒有壞人,樊老師看好你的,加油!」樊老太堅定且溫柔的目光,就像一道和暖的晨曦陽光照射過來,使我內心很溫暖。

我邊用清潔劑擦拭檯面,檯面上滴答、滴答、滴答地添上透明的水滴,樊老太溫暖的陽光,竟把我的心靈照射得下起雨來。 我的眼淚一滴滴與清潔劑混在一起,擦拭畫滿一整個檯面的公仔。

「哭過就會長大,就會變回乖孩子,這是每個人都需經歷的成長。」樊老太搭住我膊頭,讓我感到從未感受過的被關心。 這一刻,每天上學花盡腦汁搗蛋和鬧事挑釁老師的我,簡直無地自容到想立即找個洞,藏起醜陋無比的自己、和那作為成長烙印的晶瑩純潔的眼淚。

「我…我也想做像樊老師你這樣的老師。」我鼓起勇氣說出心底話。這時樊老太擁著我,我在她溫暖的懷裡盡情地哭, 把這四年間被不同老師標籤和看不起的怨氣和委屈,一次過決堤般狠狠地哭光。樊老太沒嫌棄眼淚和鼻水混在一塊兒的我, 把我擁得更緊,擁在她那像正午太陽照射著般溫柔的懷裡。她輕聲在我耳邊說:「你就給自己一個目標,十年後做老師吧!」

「我何得何能做老師?」

「九十九分努力,一分天才。既然上天給了你一分美術天分,你就花九十九分的努力,去完成做老師的目標吧!」 樊老太望住我像天使的微笑,我一輩子都不會忘記這張面,以及她身後的玻璃窗,滲透滿溢進入課室的金黃色的黃昏陽光。

那天以後,我決心不再做壞蛋,自此發奮讀書,不要做渣滓。皇天不負有心人,我公開試成績優異, 順利考上大學藝術系,畢業後成為了一個中學美術科教師。可惜樊老太在我讀大學時因癌病辭世,未及親眼目睹我帶四方帽及執教鞭。

今早在美術室畫檯的小男生,雖然平時是個頑皮且鬧事的學生,同事叫他「壞蛋」,我叫他「小可愛」。 放學後他果然有拿著手冊,打開著記錄缺點那頁,不發一語又帶點戰兢地找我。同樣的對白、同樣的故事, 十年後在我王老師的美術室再度上演,他清潔完檯面離開美術室時,黃昏和煦的陽光映照在他的背影。

我在想:是樊老太在天上化作陽光,照射著我的美術室、我的孩子、我的心靈嗎? 希望這道溫暖的陽光繼續照射下去,她未完成的教學和育人,就讓我繼續吧。

樊老太:你知道我用十回春夏,拾回了妳十年前早已播種在我深心處的那道陽光嗎?

亞軍

趙子田

題目

以愛還愛

亞軍文章

「是你多麼溫馨的目光,教我堅毅望著前路,叮囑我跌倒不應放棄。」2018年1月,我一邊在西區海底隧道跑著人生首個馬拉松賽事,一邊哼著這句扣人心弦的歌詞。

2016年10月,媽媽確診晚期子宮頸癌,然後,在那年冬至先走了。面對摯愛的驟然離開,我即使釋懷了, 卻永遠忘不了那兩個月既徬徨無助,卻又充滿恩典的時光。在確診之初,我每天都在網絡上找子宮頸癌、 化療、電療、治癌偏方、氣功、中醫治癌等資訊,然後,慢慢地,我的搜尋關鍵字變成:「癌痛」、「舒緩治療」、「嗎啡」,甚至是-「臨死+徵狀」。 我怕我不知道那時候來了。我怕我一不留神錯過了最後的吻別。

媽媽最初留醫時看見癌症病房內全都是受病患折磨的病友,對我說「阿女,我好害怕,我不想留在這裡。」那時候,我承諾不讓她再留在那兒, 我要給她最好的治療和最好的環境,讓她走得舒服。我許下這個承諾的時候,心裡壓根兒想不起自己只不過是一個初出茅廬、 家住公屋的平凡年青人。我忘了問自己,您憑什麼? 但為了媽媽,我知道一切都值得。

我一邊從手機上查看自己的銀行存款,一邊在腦海中想起醫院的帳單,一邊想著在病榻中作戰的媽媽。面對身心疲憊和龐大的經濟壓力, 我在不得已的情況下向親朋好友籌借醫藥費,為了怕別人不相信我還款能力,我甚至自行編寫了自己的債務重組安排, 感恩在親朋好友的協助下,我的籌款活動「一呼百應」,讓我做到了對媽媽最後的承諾- 讓她在最好的環境下離開。

由於媽媽的事發生得太急,我無暇找社工,她的病情也不容許我輪候療養院。只是在她離開後,我才慢慢看了很多有關舒緩治療和支援癌症家屬的資訊, 有些心結其實就是由此打開。那時候,碰巧有相關的慈善機構招募跑手為他們籌款,我便毫不猶豫地聯絡他們,成為他們的慈善跑手之一。 我自問不是運動材料,平日連追趕巴士也感吃力,四十二點一九五的距離對我來說,可謂陌生得毫無概念。然而,自媽媽出事後, 我深深明白到病人苦,但病人家屬更苦,他們所需要的支援更多。面對至親突然患上急病離開,這仿佛在電視劇集才會出現的老情節,其實每天都在你和我身邊發生。

由於我相信我的經歷只是冰山一角,所以決定以愛還愛,嘗試將我當天得到的幫忙和寵愛,用自己的汗水和腳步, 幫助其他有需要的癌症家屬。媽媽離開後,我用了整整一年的時間去訓練,由慢行到慢跑,由500米到42公里,去準備這項盛事。長跑無僥倖,一步一腳印。

2018年1月21日,我在維園的藍錄跑道上,獲得了人生第一面全馬完成獎牌,並成功了癌症機構籌得可觀款項,支持會方在支援癌症病人,尤其是在支緩晚期癌症及紓緩治療方面的經費開支。

「理想今天終於等到,分享光輝盼做到。」這是我完成賽事後哼著的歌詞。

季軍

曾浩倫

題目

歌.頌

季軍文章

也斯說過:「城市是書本的背景,影響了書本的產生,成為書緣的空白,串連的標點,形成節奏,渲染感性。」 城市之大,也斯所言「書本」應該不僅限於翻頁的讀物,更代表一種觀察、感受、回饋的刻錄過程,當中有情動而辭發, 有披文以入情。這份城市之情,映在我心,便成了感恩之情。城市之大,感恩的對象也應該稍為擴闊——我要感激香港的粵語流行音樂。

粵語歌曲有慰藉、振奮人心的力量,固然因為那是屬於我們母語的音樂,但在我心中, 其振奮的力量更是源於音樂人如何突破粵語歌曲既有的框架。粵語九聲的六個調值安排在不同音符上不是易事, 但林夕願意花上十天反覆修訂〈Shall We Talk〉的歌詞,務使每一個字都扣人心弦。短促的仄聲字要演繹得具有餘韻更是艱難, 但李克勤在〈失魂記〉的中段三次吶喊「追憶」,尾音鏗鏘,情隨字生。我們的母語無疑給音樂創作及演繹增添了難度, 但一代又一代的音樂人卻能舉重若輕,給我們留下了許許多多文化瑰寶。這份遇難愈勇的精神,就是我每天在地鐵上、餐廳裡、書桌前戴著耳機的時候,從粵語歌曲得到的慰藉與鼓舞。

世間上能報恩的機會不多,對於音樂,我的報恩方式是欣賞每一首歌曲製作的深意,還有在音樂串流平台盛行的時代, 堅持購買正版的實體專輯。謝安琪與麥浚龍在2018年推出了一張合輯,每首歌曲代表愛情故事的一個章節, 每首歌曲的文案都由歌者親自撰寫,每一篇我都有細嚼,嘗試從文字進入音樂。 同一年,張敬軒推出了〈櫻花樹下〉的續篇〈百年樹木〉,他在音樂錄影帶上設計了許多與〈櫻〉有關的彩蛋, 每一個我都有定格欣賞。同一年,陳奕迅及其演唱會樂隊成員合力推出專輯《L.O.V.E.》,實體專輯附上了十五個封面任君切換, 我購買這張專輯,就是希望欣賞他們在美術設計上的匠心獨運。還有,我寫下了這篇文章,記錄我對香港粵語流行歌曲的喜愛,向粵語歌曲表達我衷心的感激。

城市是音樂產生的背景,音樂是我人生的背景。詩人馮至在《十四行集》的末篇寫道:「向何處安排我們的思、想? /但願這些詩像一面風旗/把住一些把不住的事體。」臨近擱筆,我希望把心中對香港粵語流行音樂的感恩化成祝願——但願這些歌像一面風旗,把住我們遇難愈勇的香港精神。

Copyright © 2005-2019 Hong Kong Civic Education Foundation Ltd.